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灌河情韵

谈情感让眼泪变成清泉,谈人生让坎坷变成坦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世人钟情的恰是我淡泊的,只在乎每天高高兴兴,不存乎别人的指指戳戳.做我想做的,爱我所爱的,只为明天放眼量,不为今朝叹萧瑟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创新朗读  

2013-10-04 09:16:56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ddmxbk《创新朗读》
创新朗读 - ddmxbk - 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 创新朗读

彭敦运

——读书是十分枯燥乏味的。许多孩子不喜欢读书,就是因为在这中间没有乐趣。

怎样把读书这种枯燥无味的活动变成变得乐趣四溢?惟有创新。当孩子通过创新,在读书中获得了乐趣,那他读书不仅不是负担,而是享受了。

与孩子一起散步的时间多了,就慢慢发现,几乎所有的孩子走路,都不喜欢与大人一样走在马路的两侧,而是喜欢在路边的危基上蹦来蹦去。如果是在田间小路上溜达,他们更喜欢走那些低于地面的小沟或者高出路基的大坎,在那里冒一个小小的险,寻找他们的快乐,如果路边有什么新鲜事物,则要驻足观看,甚至参与一下,寻求新的刺激。大人们越是制止,他们越是开心。如果遇到下雪天,你若是能给他一点自由,那个玩法真是花样翻新,一新接着一新,真是让你替他捏上一把汗,担上无数次心……

创新是人的类本能哩。这种类本能在孩提时代显现得尤其充分!我们的家庭教育能不能利用这种类本能?

实践证明,可以。

 创新朗读 - ddmxbk - 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 

读小学的孩子需要朗读课文,而且常常需要家庭配合学校教育,督促孩子朗读甚至背诵部分课文。这不仅是为了让孩子熟悉课文,而且对于训练孩子的普通话,训练孩子体会文章的意境,训练孩子的语感和表达能力,都大有好处。

但是,很多孩子不喜欢朗读。我在在对几位笨孩子的辅导中,也发现了这样一个秘密:朗读,不知道变换节奏的朗读,实际上是一宗苦差事。年龄到了八、九岁,孩子不喜欢这种苦差事,他们十分厌恶朗读与背诵。但是,如果你变换了朗读的方式,那情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我以孩子朗读四年级语文中的《倔强的小红军》为例来说明这一问题。

课文叙述的是长征途中掉队的陈赓与虚弱的小红军之间发生的事情。文中有四次对话,另有一次陈赓在离开小红军,发现小红军牺牲后的愧疚性独白。这是老师要求学生回家朗读的内容。怎样处理这四次对话与独白,老师并没有详细规定。

孩子回家后就开始朗读。第一次,他独自朗读陈赓与小红军的对话。由于腔调没有变化,也就没有陈赓这样的伟男人那种刚毅、骠悍的气质,流露得更多的是一种孩子气,所以,我听了,对“陈赓”的表现不太满意。孩子发现了我在听,格外卖力,但也看出了我有些意见,于是他改变了做法。

第二次,他提出和我一起读,而且是分角色朗读,他想在这样的模式里去体会人物的情感流露。划分角色时,我自然扮演了陈赓。不过,第三次的陈赓却是孩子自己扮演的。读完后,我们一起论过,怎样读才能得更好?

说实话,过去了60多年的长征生活,我们这一代怎么体会得到那样一种生死之际的战友深爱!孩子们没有挨过饿,更读不出“饿”极时显露出的情感!他们没有极度疲劳过,怎么知道在极度疲劳的情况下人物怎么讲话?他们没有遇到过那种生死之际人间的高尚友谊,怎么读得出那种刻骨铭心的战友深爱?当一而三、三而再地读,还是读不出情感时,当然就黔驴技穷了。是啊,长征的生活毕竟离他们是太遥远了。

我们到底能不能利用朗读,利用对话再现那太遥远的生活?再体验那已经载入历史被尘封了的情感?我想是可以的,因为好多比长征要遥远得多的历史故事,不是多次被话剧演员搬上过舞台,而让千百万观众为之倾倒过?显然,话剧演员的道白艺术,有被教师和学生朗读时吸收的必要。

话剧演员的道白在语音语调处理上有些什么艺术?

话剧演员的道白在语音语调处理上有些什么艺术?

我想,选择不同的重音;保留适当的高音;确立几个关键字的音重音长音高,是不是话剧演员道白的基本艺术手段呢?如果我们也这样处理课文中的对话,是不是也可以从多种表达中选择出一种最好的表达来?以陈赓的第一次讲话为例:

“小鬼,你上马骑一会儿吧。”

这句话一共有10个字,三个标点符号。其中有两个标点有情感意义。第一个是逗号,这里需要停顿;第二个是句号,它不能读成问号,两者在重音处理上是不一样的。

再回到字上看,这10个字都有可能是重音,都有可能是高音,也都有可能是拖长音。什么是“重音”、“高音”与“拖长音”?

“重音”就是在读出时要加大气力读的音。它是与轻音相对的。

“高音”就是在读出时要提高声调读的音,它是与低音相对的。

“拖长音”就是在读出时需要延长拍节的音,它与短音相对。

假定,我们将重音与高音都放在“小”字上(倾斜代表重音,下划线代表高音),并用下述方式表示,“小鬼,你上马骑一会儿吧。”不同的音长就有了好几种表达:

“小…鬼,你上马骑一会儿吧。”(…表示“小”字可以拖长1拍,相当于2/4乐曲的拍子)。

“小鬼…,你上马骑一会儿吧。”

“小鬼,你……上马骑一会儿吧。”

依此类推,哪一种表达更能显示出人物的情感?我们是否可以这样来讨论朗读的艺术?说实在话,我也不懂,但是还是去做了。

角色朗读是老师们所青睐的。但平时我看到的都是一种时间横向的朗读与对读,可以从时间的纵向上处理朗读与对读么?什么是时间纵向?

大家看,小红军在课文的不同地方分别有四次应答,即:

“老同志,我的体力比你强多了,你快骑上走吧。”

……

“你要我同你的马比赛啊,那就比一比吧。”

……

“不,你先走,我还要等我的同伴呢。”

……

“你看,鼓鼓的嘛。我比你还多呢。”

这四次应答不是在一个时段发生的,通常不能在一起读出,当然也就很难直白地比较出它们语气的变化,体会人物情感的微小变化。然而,假如我们把历史进行一下剪接,将这四次应答连续读出来呢,这会对孩子体会其中的情感变化有什么影响?也许这是一次朗读对话的创新,也许是从一个新角度对教材进行的开发。

在单独处理了每一句对话后,在取得了每一个单句的情感体验后,组合所有的应答句,我们摸索到了这段对话的一种创新朗读范式。孩子对这种范式给予了认同,他不再感到单调,不再感到厌恶,而是有了极高的朗读兴致。

 创新朗读 - ddmxbk - 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 

这种朗读范式的额外收获,是孩子可以对一句相同的话,进行不同方式的断句,在不同的断句里,体会到了新的乐趣。

一次春节,我们与邻居许老师一起猜字谜,第一个字谜是许老师出的:“去一直去。”我还没有猜出,只有10岁的孩子倒猜了出来,“伯伯,是个‘云’字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是个云字?”

“您看,‘去’,‘一直去’,‘去’字的‘一直’(竖)去掉了,不是‘云’是什么?”

“真棒!”我们两个大人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
第二个字谜语是我出的,我用这个字谜曾经难倒过许多成年人。“上在下头,下在上头,卡在中间,正在两头。”想不到10分钟,孩子又猜出来了,“爸爸,是个‘一’字。”我大惊大喜。你怎么猜出的?

“爸爸,你看,‘上’,‘在下头’,不是‘一’是什么?‘下’,‘在上头’,不是‘一’又是什么?‘卡’,‘在中间’,还是个‘一’,‘正’,‘在两头’,依然是‘一’。”

原来,孩子借助第一次的方法,使用了正确的断句方式,而这恰恰就是本谜的破解关键。

我发现,我的笨孩子在反复的朗读锤炼中进步了,而且进步不小。

 

 创新朗读 - ddmxbk - 木香关注家庭教育

入围卢氏网让你名扬天下http://lushi.roowei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