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灌河情韵

谈情感让眼泪变成清泉,谈人生让坎坷变成坦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世人钟情的恰是我淡泊的,只在乎每天高高兴兴,不存乎别人的指指戳戳.做我想做的,爱我所爱的,只为明天放眼量,不为今朝叹萧瑟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吴非:“不跪着教书”的老师  

2014-01-15 17:27:30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转载】吴非:“不跪着教书”的老师 - Marqueelushi1101 - 灌河情韵
 简介:
  吴非,原名王栋生,笔名吴非,南京人,1950年出生,1968年下乡插队,1982年春毕业于南京师大中文系,进入南师附中任教至今。江苏省特级教师,江苏省首批教授级中学教师,苏教版国标本高、初中语文教科书编委,主编有《高中文言读本》、《现代诗文诵读》等20多种教学用书,参与主编了《新语文读本》,著有《前方是什么》、《不跪着教书》等,倍受教师关注。1988年起在教学之余从事杂文写作,发表杂文、评论、随笔1500多篇,是著名的杂文家,出版有杂文体专著《中国人的人生观》、《中国人的的用人术》,杂文集《污浊也爱唱纯洁》等。
  
  
  吴非,是一位著名的杂文家,写过上千篇杂文、评论和随笔,被称为是有独立思考敢说真话的人;王栋生是一位名校的特级教师,江苏省的教授级中学教师,参与编写过《新语文读本》,写有《不跪着教书》深受教师们关注。很长时间以来,一直有人疑惑地问,吴非和王栋生是一个人吗?是的,吴非和王栋生是一个人,作为笔名的吴非是写杂文的,而作为实名的王栋生是一位总在和高考打交道的中学语文教师。
  吴非在1968年到农村插队,而在农村做了两年代课教师,教过“复式班”,这却是他教师生涯的起点。
  1975年,吴非所插队的公社发动全体知青签名,学习张铁生报名上大学,吴非认为那是他们强暴民意的惯技,因此拒绝签名,还发牢骚说:“如果蒋南翔(文革前的教育部长)当教育部长,我就去考大学。”结果被人打了小报告,当作“右倾翻案”的典型,主管教育的公社副书记要开大会斗争吴非,吴非感受到了压力。1977年恢复高考,报考大学时吴非没有多想,第一志愿就填了师大。而当1978年蒋南翔复出任教育部长,吴非也考上了大学。当时,公社的“教革组长”特意到大学找吴非,向他道歉。吴非觉得这个“教革组长”不错,有勇气忏悔。
  吴非也由此感悟到,人生的很多事,一时看是没什么出路,不要轻易放弃,要有信心,要坚持。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遭受打击、冷落的“机遇”的。
  吴非是个公共知识分子式的思考者,言语被认为有些“偏激”。 吴非自己回忆说,自1987年起,他的一些同事反对他的“自由化”思想,孤立他,而吴非恰恰在那段时间里做成了很多事,保持了静思的习惯,同时开始在报上写专栏。
  1988 年,报社的朋友让吴非帮忙写杂文,一出场就以“吴非”的化名写专栏,一直写到现在,发表了杂文随笔近两千篇,出过 4 本书,其中《中国人的人生观》与《中国人的用人术》还出了台湾版,又被译成韩文,在汉城出版。而这些,都是他当初根本没有想到的。
  吴非说自己写起杂文来,也许是出于高兴,也许是出于不高兴。吴非认为,写杂文的意义至多是为表现一下自己对个人言论自由的尊重。一个人说说心里话,究竟是多难的一件事呢?在中国,竟会要让人为之捏把汗,他感到有些可笑。
  写杂文的吴非已经有了一些粉丝,而粉丝更多的是赞叹他特有的锐利眼界,赞叹他独特的视角,赞叹他犀利的语言,赞叹他正直的文风。
  而吴非则说,他写杂文比较注意的是“身边小事”,也只有这些小事能促使他想写一点什么。吴非说,小事都是人在做的,大事则不一定,不少是用来瞒和骗的。吴非说自己不是不想了解大事,问题是“那些大事愿不愿意、肯不肯、或是能不能让我这样的公民知道,却又由不得我”。著名语文特级教师李镇西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曾这样说:“我之所以现在到处推荐吴非,是因为他从许多司空见惯的‘常态’中揭露除了病态,他说得不过是常识,但在一个互相欺骗的社会,说出常识便是深刻,更是勇气!”
  吴非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杂文家,而觉得自己只是语文教师。他说,写作仅仅是自己的习惯而已。喜欢写作,是因为吴非觉得每次写作都是一次发现,一次创造。同样,在吴非的作文教学中,他也把这种发现与创造的乐趣告诉学生。
  吴非说,如果一位教师自己不爱写作,他的学生会爱写作吗?写作没有占用吴非多少时间,却给他的教学带来许多新的思路。因为写作需要发现,需要思想,需要锤炼语言,吴非认为,这些正是语文教师基本素质的构成。
  吴非喜欢做教师,他说“并非仅为稻粱谋”,而是在教师的工作中能够获得精神的愉快,吴非认为当今之世以人为主要工作对象的,有官员、医生和教师,而在这三种职业中,教师的工作比较能体现民主与平等,又由于语文学科的特点,教师给学生的影响可能是终身的。所以,吴非从不低估自己作为语文教师的工作价值。
  吴非喜欢上课,但他特别喜欢十多年前的课堂,那时学生比较重视语文,课外读书比现在多得多,教养也好,师生之间有交流的平台,上课时学生很珍惜发言的机会,课后很愿意和教师说说话。
  1982年吴非刚到名校南京师大附中,就开始了教一个大循环,即从初一到高三毕业,并担任班主任,因此,他的底子打得比较结实。
  作为教师王栋生的吴非,被评上了特级教师、教授级中学教师,还享受了国务院的津贴。但吴非却吃着肉骂着肉地多次公开表态反对评“特级教师”、“教授级高级教师”、“名师”,主张在中小学取消这些称号和职称系列,他认为提高教师待遇,不能靠这些。
  吴非是作为高中语文教师,还担任过多年的语文教研组长,带领老师们要常年处在高考的浪尖上,因此,他对应试有更深的体会。吴非认为,高考实在不能说是个理想的制度,但是以目前的社会条件,我们不得不采用这个制度,说得难听一点,我们也只配用这个制度,因为它毕竟还比较公平。如果不采用这个制度,恐怕大部分同学连上大学的机会都没有了,中国的昨天已经告诉人们这一点。因此,他认为,任何一项教育新实验,也只敢小学或初中应试氛围较淡一些的阶段尝试,谁也不敢拿高考做试验,它就像是一道封锁线。而这时候的高中教师,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帮助学生通过封锁线。
  2004年高考之后,南京有媒体挑起了一场“高考之痛”的大讨论,误传南京的高考成绩落入全省倒数第一。也有报道引用市民的话,认为素质教育没有用,教育局不抓升学率,南京的学校没有像苏北一些学校那样加班加点拼命抓升学率,最后逼得教育行政部门作出妥协的决定:恢复星期六的“补课”。
  而就在此时,吴非在《南方周末》写了长篇文章《不是爱风尘,又被风尘误——反思南京教育界的一场讨论》,他指出:这是“南京的教育因为摧残学生不力而挨骂。”
  就因为这一篇文章,吴非遭到了许多骂声,幸亏他只是一位普通的教师。之后,吴非为此写了一系列文章《有关“高考之痛”讨论的一些感想》、《我对课改充满信心》、《什么是“人民满意的教育”》……
  吴非曾在一篇文章中说:“我再也不指望有梦,有美丽的幻想,在应试教育已经坐隐了江山的时候,我也不再指望有谁能给我惊喜,我想我只有更多地讲述这样的故事,让我们的孩子能具备美好的人性,能像一个人那样活着,心中有一朵永不凋谢的玫瑰。”
  而就在2004年,吴非的《不跪着教书》出版了,好评如潮。有记者问吴非,当很多教师身上弥漫的是“无力感”时,你还有信心继续喊出“不跪着教书”吗?吴非坚决地说,我会喊到最后,因为这是教师的职业尊严。
  吴非非常重视语文教师的思想素养,还有文学素养和写作能力。
  他主张这样评价语文教师:第一,让学生喜欢你的课;第二,让学生喜欢语文学科;第三,让学生有终身学习祖国语文的意识。能做到这些,你一定是优秀的教师。没有这两下子,你的反抗就缺乏底气。吴非认为自己的教学一直本着这样几个信念:一是要有人文理想,二是要有人格理想,即不跪着教语文,三是做一个智慧者。
  吴非常为一些知识分子感到可惜:他们要是能多读一些文学和“人学”的书该有多好!这些有知识没有思想,有文凭没有文化的人群总是固步自封,不能正确的选择,不善于反思,而现今的教育还在源源不断地制造着这种畸形的公民。
  多年来,吴非还担任文学社指导教师,还开一门“小说欣赏”选修课,从1984年后连开了十几年。
  2001年起,吴非作为语文“名师”和专家,参加了苏教版初中、高中语文教科书的编写,还编过一些自己比较满意的教育教学用书,其中最费心思的是由广西教育出版社的《新语文读本》。《新语文读本》这套书分别为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三段的共计24本,参加编写的有钱理群、王尚文、曹文轩等一批学者,而吴非是作为中学教师的代表参与编写的,这套非官方主导的读本在教育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  2002年春,钱理群教授和吴非商讨,在中学开设“鲁迅作品选读”选修课。然后他们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准备,钱先生和南京师大附中语文组的几位教师共同编写教材,时机成熟后,在2004年春季成功地完成了这一选修科目的首轮教学,为打通高校与中学的教学作了有益的探索。
  把教师当作本职工作的吴非,一直反对将教师比喻为“蜡烛”。他曾写了一篇随笔,抨击那种以“蜡烛”喻指教师的说法。他认为,如果一位教师始终认为自己是在“牺牲”、“奉献”,那他未必能做好这项工作,也就谈不上“热爱”,教师的工作也就无所谓什么“幸福”了。
  (朱寅年撰稿)
  

吴非语录:

想要学生成为站直了的人,教师就不能跪着教书。如果教师没有独立思考的精神,他的学生会是什么样的人?

教师要有自己的教学个性,有独立思考精神,能体现教师的学养;没有教学个性,谓之“教书匠”,谓之“传声筒”。时下,许多教师为实际利益而不得不媚俗,逐渐的失去自我,这是最令人惋惜的。

教师的世界不应只是一篇课文,一本教参,一份寡淡无味应付检查的教案,他走上讲坛的时候必须站在“人文制高点”上,只有这样,语文教学才能“大气”。

教师的教育生命在人的一生中会留下如此难忘的记忆,每念及此,我时时提醒鞭策自己:不能误人子弟。

我喜欢富有同情心和爱心的学生。有没有善良的心,有没有同情与悲悯的情感,是区别“人”与“非人”的标准。教地学生学会同情,是教师工作的一部分。

现今课堂上最缺少的通用语是“我认为”,——教师没有经过思考的“我认为”,学生就更不敢说,久之,也自然不会说出这个“我认为”,因而学校只能教出一群精神侏儒,只能培养驯服的思想奴隶。

把儿女教育得爱家庭、爱父母,是父母最大的成功。这样的家庭,什么困难都能克服,没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